微信
关注官方微信
手机版
智慧人生  >  智慧头条 > 正文

凯发

  “当然!”江雁容说。他笑了,笑得明朗愉快。“好,开步走!”他们大踏步的走了出 去。  “不知道!”车停了,她下了车。是的,“我从何处来,没有人知道,我往何处去,没 有人明了!”她茫然的提着旅行袋,望着车站上那纵横交错的铁轨。“嗨!”一个女孩子对 她打招呼,是那个水果店的阿珠。“要走了?这么快!”“是的!”她轻声说,是的,要走 了!只是不知道要走向何方。她仍然伫立着,望着那通向各处的轨道,晚风吹了过来,拂起 了她的长发。“我从何处来,没有人知道,我往何处去,没有人明了!”她轻轻的念,没有 人明了,她自己又何尝明了?暮色,对她四面八方的包围了过来。  他把日记本再看了一遍,提起笔来,在日记后面批了四句话:“唯其可遇何需求?蹴而 与之岂不羞?果有才华能出众,当仁不让莫低头!”写完,他的脸红了,这四句话多不具 体,她要的难道就是这种泛泛的安慰和鼓励吗?他感到没有一种评语能够表达自己那份深切 的同情和心意。望着面前的本子,他陷进了沉思之中。桌上的烟灰碟里,一个又一个的堆满 了烟蒂。凯发  江仰止被江雁容那一连串的话弄得有点愕然了,这孩子公然如此顶撞父亲,他这个父亲 真毫无威严可说。他望江太太,后者十分沉默。雁若注视着父亲,眼睛里却有着不同意的 味道。他有点懊悔于信口所说的那句“亲眼看到”的话,不过,他却不能把懊悔说出口。他 想轻松的说几句话,掩饰自己的不安,也放松饭桌上的空气,于是,他又不假思索的笑笑 说:“来!我们吃饭,别管她,让她哭哭吧,这一哭起码要三个钟头!”这句话一说,江雁 容的哭声反而止住了。她听到了这句话,从床上坐了起来,让她哭!别管她!是的,她哭死 了,又有谁关心呢?她对自己凄然微笑,站起身来,走到窗子前面,望着窗外的白云青天发 呆。人生什么是真的?她追求着父母的爱,可是父母就不爱她!“难道我不能离开他们的爱 而生活吗?”忽然,她对自己有一层新的了解,她是个太重情感的孩子,她渴望有人爱她。 “我永远得不到我所要的东西,这世界不适合我生存。”她拭去了泪痕,突然觉得心里空空 荡荡。她轻声念:“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,本来无一物,何处染尘埃?”

凯发

凯发​‍

  “你喝过酒?”“从来滴酒不沾的,但是今天想喝一点,人生不知道能醉几次?今天真 想一醉!”康南叫了酒和一个拼盘,同时给江雁容叫了一瓶汽水。酒菜送来后,江雁容抗议 的说:“我说过我要喝酒!”“醉的滋味并不好受。”康南说。  “爸爸!”江雁容放下饭碗,大声的喊。  江雁容和周雅安走出了单身宿舍,周雅安说:“康南是个怪人,他的房间收拾得真整齐,你记不记得行尸走肉的房间?”行尸走肉是 另一个老师的外号,这缺德的外号是程心雯取的,但是十分切合实际,因为这老师走路时身 体笔直,手臂不动,而且面部从无表情,恍如一具僵尸。这老师还有个特点,就是懒。  “如果他今天还来,”江麟说:“就该改一个外号,叫他神经病了!”好像回答他们的 议论似的,门响了起来,在大雨中,他们好不容易才打开门。李立维正摇摇晃晃的站在门 口,浑身滴着水,活像个落汤鸡!当江雁容目瞪口呆的望着他的时候,他却依然咧着大嘴, 冲着她一个劲儿的傻笑。凯发  “不十分相信,”周雅安避开江雁容的眼光:“可是,我勉强自己相信。”“你为什么 要这样?”“我没办法,”周雅安说,望着脚下的楼梯,皱皱眉头:“我爱他,我实在没有 办法。”

凯发

凯发

  “你到底为什么?”江雁容说,声音微微颤抖着,努力忍着即将升到眼眶中的泪水: “你不要给我脸色看,这几天妈妈天天找我的麻烦,我已经受够气了!我是不必要受你的气 的!”  “康南是对的,我们最好是到此而止。”她苦涩的想。“要不然,我会毁掉他的声誉和 一切,也毁掉我自己!”她面前似乎出现了一幅图画,她的父母在骂她,朋友们唾弃她,陌 生人议论她……“我都不在乎,”她想,“可是,我不能让别人骂他!”她茫然的看着黑 板,傍徨得像漂流在黑暗的大海上。  “我相信!”康南说:“雁容,拿出信心来,我马上就要离开你了,我要你有信心!”凯发  康南一语不发的把叶小蓁的名字写在黑板上,程心雯得意的对叶小蓁做了个鬼脸,似乎 连自己当选为风纪股长的事都忘记了。叶小蓁终于当选为服务股长,接下去,事务股长也顺 利产生。康南长长的吐了口气,要新当选的学术股长江雁容把选举结果记录在班会记录上, 江雁容接过了记录本,按照黑板上的名字填了下去。

编辑:
返回顶部